快速导航

表演技巧
浅谈板胡演奏技巧
 

  板胡是我国弓弦类乐器中一种常见的乐器,它流行于我国东北各地区、华北和西北各地区。过去仅限于伴奏各地方戏曲,如:河北梆子、评剧、豫剧、晋剧、秦腔、蒲剧和眉户等。建国以来,民族乐器的发展和改革工作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,板胡这件乐器在广大群众、音乐工作和乐器研制者的共同努力下,使它在演奏技巧、表现能力和乐器式样、质量等方面,都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和提高,成为普遍使用的一种民族乐器。它不仅对地方戏曲、合奏、舞蹈、秧歌等起到了伴奏和领奏作用,更重要的是它又以独奏形式登上了文艺舞台,涌现出了以著名板胡演奏家张长城为首的一批板胡演奏家。无论是作品还是他们的技艺都享誉国内外。我作为一名板胡演奏者,为之自豪,为之骄傲,并为之振奋。 
中国论文网 http://www.xzbu.com/7/view-4341200.htm
  随着不断的学习和教学演奏实践,使我学会了用时代的眼光,用探索和开拓的精神去领悟板胡演奏的真谛。在学习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创新。为了总结本人的演奏经验及其体会,并对板胡演奏理论进行必要探讨,本文仅就板胡演奏中的“气”和“情”问题,谈一些自己肤浅的认识和感受。 
  外练技巧,内练一口气 
  记得初学板胡时,老师一再启发,但只会“照葫芦画瓢”根本说不上心领神会,拉出的曲子干巴巴,别说观众,连自己都不想听。有一位声乐老师在听了一位青年教师的二胡演奏后对我讲:“哎呀,我感到×××是在用胳膊唱歌……”我听了不以为然。随着不断的学习,长期的演奏实践,特别是有幸读到著名板胡演奏家吉喆先生的“论板胡演奏的弓法艺术”文章后,茅塞顿开。他说到“……所谓气息的主导因素,也是一个主观因素,是指气息对运弓的重要作用。以往,关于气息对弓弦乐器演奏的作用问题,并没有完全引起人们的注意,似乎只有唱歌和吹奏等才和气息有关。其实,板胡演奏的每一个运弓动作无不关注着气的运行……”是呀,那位声乐教师感受到的“用胳膊在唱歌”难道不是正说明那位演奏者在用气演奏,用“心”演奏,才达到了“声”“情”并茂,如拥如歌吗?! 
  武行有句话说道:“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”,那么我们板胡演奏者何尝不是在练一口气呢,正象吉喆先生所论述的那样,气无处不贯穿于演奏者的每一部动作中,气不仅是贯穿于演奏者的体、臂、腕、切达至指尖。它不仅在运弓中起作用,在按弦、揉弦等技法中同样起作用。每当“照葫芦画瓢”时,就觉得弓子轻飘飘,按弦时手指僵硬,“没准头”。当静心地将气运到其中,顿觉弓子似乎真象吉喆先生说的,变的“沉甸甸”的,无论是手指按弦、揉弦,还是运弓等均能感到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在起作用,我想这可能就是练出的“内功”。同时,我觉得用气去练,还能起到“镇静剂”的效果,每当开始练琴时,我就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心态,气息沉止丹田,感觉整个身心平和、舒服、自然,然后用随着乐曲的内容需要去将气息溶于各种技巧中,在这样的练习中,往往有一种“超脱”的感觉。什么周围的干扰呀,日常的烦琐事,此时都会抛之无遗,有时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。自觉演奏起来有了韵律,不再是干巴巴。同时,我以前常上台前怯场,紧张的无所适从。而当用气息去指挥和控制自己时,这种现象明显减弱或者克服。上台前,我只会活动一下手指,然后就静坐。默默地把乐曲在心中唱一遍,去感受气息运行的过程,当走上台,坐下开始演奏时,始终沉浸在气息运行之中,紧张心理和现象一扫而去。 
  为气息的事我曾和那位声乐老师交谈过,她告知我,她们在演唱一首新作品时,除了反复看作品的音域外,还要根据作品内容的需要画出“气口”(也就是恰当的换气地方),同时决定采用的换气方法,她讲到换气方法有多种,如“大换气”、“小换气”、“抢气”、“偷气”、“悬气”等等。她的话启发了我,作为板胡演奏同样也需要这样的换气方法,这样气息的长、短、多、少自然就会有了区别,那么乐曲的抑、扬、顿、挫、轻、重、缓、急自然就有了分寸,由此可见,气是演奏之本,是动力。 
  动之以“情”予其以生命 
  在板胡演奏中感受最深的另外一点,就是“情”。演唱者常说:“以情带声”、“声情并茂”。在板胡演奏中似乎没有特别强调这一点。当然,许多演奏家在演奏中都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,强时如万马奔腾,弱时如柔声细语,快如风驰电掣,慢时闲庭信步。悲凄时如泣如诉,动如洪钟,静如抽丝,排山倒海……的确引人入胜。但也不乏有人只注意卖弄技巧,拉得很花梢。但听后都让人没有回味之意,究其原因,就是缺乏一个“情”字,好的技巧固然很重要,但它只是一种表现手段,如仅仅只用技巧演奏,无异于将乐谱复印一遍。要让听众听着好听,又受感染,那就必须吃透作品的内在涵意,领会作者寓意作品中的意图,然后演奏者将自身置于作品之中,全身心地去表现它,这样,作品就有了生命,就有了感染力,其结果,让演奏者和听者都得到莫大的精神享受,记得在开始演奏《公社春来早》这首乐曲时,我拿起谱子,照本宣读,谱上标“抖”我“抖”,标“甩”我“甩”,标“拨”我“拨”,标“滑”我“滑”,到头来曲子倒是拉得很顺溜,在情绪上只知是欢乐的。拉“溜”就行,刚开始还觉得沾沾自喜,越拉越不满意,总觉得缺点什么,仔细琢磨才悟出其中门道,缺乏对乐曲内涵的挖掘和理解。这首作品,是河南风格的,表现的是公社社员满载丰收的果实,轻步快踏在乡间的小路上,那么这种地方风格和特定情景就决定了作品的内涵,中原人质朴、豪放、爱恨分明,但也会似水柔情,此曲源于河南民间音乐,它采用板胡模仿河南坠胡的演奏技巧,乐句流畅,风格鲜明。如慢板部分 
  经过详尽分析,在弓法、气口、情绪上均作了认真处理。 
  又如快板部分采用坠胡的大滑揉技巧使河南风味更浓郁 
  乐曲一问一答,形象逼真的表现了朴实的劳动人民在喜获丰收的乡间小路上,谈笑风生的欢乐场面。本段中采用在快速中的连弓,使乐曲流畅、欢快。 
  乐曲中又加进了滑弦,模拟马叫、人语等,更加渲染了乐曲的快乐气氛。 
  前面讲过,板胡既是独奏乐器,同时也是伴奏乐器,特别在梆子戏曲的乐队中,它既是主奏、领奏、又是一个能够左右整个文乐队的总指挥。因此对琴师(板胡演奏者)的要求非常高,他不仅要技巧娴熟,反应灵敏,心理素质好,更重要的是要“吃” 透戏,掌握剧情,掌握导演的意图,甚至掌握每一个演员的特点和演员一同进“戏”,才能够和剧中的每一个情节,每一位演员同呼吸,共表演,才能够真正起到烘托剧情,渲染气氛的作用,特别在我们秦腔乐队中,直到现在基本上是包腔到底,特别是主奏板胡,在演员的心目中是举足轻重的,它也象京剧等剧种一样,象梅兰芳先生等名角,都有自己固定的琴师。在秦腔中,虽未完全固定给哪一位名角,但相对说也是较固定的,演员们都得益于琴师,而使自己艺术之花更娇艳。那么琴师完全要和剧中演员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用音乐共同塑造一个鲜活的形象。   记得我校96级一位同学排演了《鬼怨》折子戏,初次带乐时,我使尽了全身的劲,用上了该用的技巧,激情满怀的拉完了一折戏,有人说:“搂的稠,真过瘾……”。导演却说:“乐队太强了,听不清演员在唱什么。”回到琴房我就反复的琢磨,是呀,因为我特别喜欢《鬼怨》的一大段唱,旋律优美、舒展。特别是几处间奏,拉起来特别的过瘾带劲,但是缺忽视了两个重要问题:1、板胡也好,乐队也好,均属伴奏地位,和演员相比属次,要服从、服务于演员而不能和演员抗衡。2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没有从人物出发,从剧情出发,只图自己“过瘾”。没考虑演出时,观众会不会“过瘾”。于是我便和教唱的老师一起,逐字逐句仔细推敲。封建婚姻的牺牲者李慧娘,为了追求幸福,怀着一腔怨气,从阴间来到阳间,向夺取她爱情和生命的贾似道复仇,尽管如此而已,李慧娘毕竟是一位美丽、善良的弱女子,不能实打实的把她当鬼演。她有恨、有怨,提起来咬牙切齿;但她也有爱、有情,回忆起红梅树下的幸福情景,甜蜜幸福,因而,伴奏者应和演员共同用美的旋律、美的声音来描绘一个美丽的传说。如一开始,演员幕后一声由弱到强,由低到高的长拖音“苦——哇!”随之鼓声隆隆,紧接着起苦音尖板前奏,演员接着唱“怨气腾腾三千丈”。前奏和“怨气腾腾”我均要求自己运弓实在,按弦力度较重,拿得稳,放得开,似江海奔腾,一泻千里,到第一个“三千丈”时突收,有种压在心底,一触即发的感觉,到第二个“三千丈”时,加之合唱队起,爆发力要强,显示一种复仇的欲望,猛然爆发,接下来“屈死冤魂怒满腔”,其情绪,技法处理较同于第一个“三千丈”。“可怜我青春把命丧,”一种惋惜自怜的情绪,我配合演员采用揉弦等手法,弓法上采用连弓、轻弓弱奏和演员同气息、同音量,个别音几乎是演员清唱,到达一个此处无声胜有声的效果。当到苦音二倒板转慢板“红梅花下永难忘”一段时,整个情绪就如影视中切换镜头一样,完全进入另一个画面;红梅树下,一对幸福的恋人,在窃窃私语,此段幸福回忆,虽仍是苦音声腔,但切不可按一般苦音习惯去处理,而应用轻柔的连弓,使伴奏流畅、优美。我将情和气均倾注于臂、腕、指,运弓均匀、柔和,按弦力度适当,要求音色优美,不能有丝毫杂音,沉沉稳稳,不能毛躁,演奏者和演唱者,乐器声和人声融为一体,共同描绘一幅最美的爱情诗画。此段唱经过这样的处理,磨练,最后演出效果极佳,我自然受到观众及校领导的赞扬。在演奏和伴奏中,类似以上的例子很多,体会当然就会很多。一个好的演奏者,能用自己的乐器,向观众动之以情,传之以声,送去一份丰富的精神食粮,那才是最大的满足和快乐。 
  综上所述,“气”和“情”互相作用,相得益彰,辅于板胡演奏以动力和生命力,使其演奏出的作品鲜活、生动、感人,但要获得它们,都是要在长期的刻苦磨练中感悟出来的。同时,它们都必须通过娴熟的技术、技巧表现。“天上不会掉馅饼”,“梅花香自苦寒来,”只有持之以恒的长期苦练苦学,勤练巧练,使“气”、“情”二者有机结合,练出深厚的功力,才会更充分地展示板胡演奏的魅力。 
  时代在发展,人们的审美品位越来越高,我们的责任也更大,时代会促使我们在板胡演奏作品创作上,继承闪光的遗产,开拓新思路和视野,演奏、创作更多的精品,奉献给新时代的观众。 
  (作者系陕西艺术职业学院器乐系教师) 【责编/灿岑】

 

上一条:丑行唱腔  下一条:没有了!

 

地址:中国安徽省淮北市 皖ICP备17018931号 技术支持:淮北电脑网
建议采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访问本站